主页 > 今日热点 >【专访】为什幺街友就算有了「房子」,还是不愿意「回家」? >

【专访】为什幺街友就算有了「房子」,还是不愿意「回家」?

柯文哲19日出席公开活动,提到台北市万华区的街友政策时,说「最得意的是把艋舺公园的游民,相当程度处理掉,因为游民洗乾净就变游客」,引起话题。

我可以理解,柯文哲所谓「处理」指的可能是「街友问题」而不是「街友本身」,而「游民洗乾净就变游客」可能也只是想呼吁大家平常心看待街友。但想着他的话,我脑海中闪过几位因为访问或做志工遇过的街友,我深知,街友并不像柯文哲说得那幺简单。

街友与我,大不相同

最近一次接触街友,是在芒草心协会举办的街友导览活动,长期关怀街友的芒草心协会训练了许多街友成为西门、万华地区的导览员,藉由收费导览帮助街友自立更生。

那时我担任导览活动的志工,抱着「街友与我没有不同,他们只是比较没钱,我要去帮忙他们的」的天真心态,满心雀跃的前往导览集合地点,但却意外发现,街友导览员卜派所说的话,我竟然一句都听不懂。

同样生长于台北,讲的也都是国语,听的、学的也都是台语。却因为卜派的嘴会漏风,我们很难沟通。应该是由于长年的贫穷,卜派只剩两颗下侧门牙,像河马的一样突出,讲话不太标準。夏末的下午大雨滂沱,我们在西门钱柜前集合,中华路车水马龙,我听不见他在说什幺,偶尔听见了,也听不懂。

直到我自己戴上导览机,经由耳机跟麦克风放大,他的声音,才终于比较清楚。 但卜派的讲解,有时还是很令人费解,那是远超过年纪隔阂的那种断层。他的言语跳接、思绪腾飞,我必须很努力才能从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拼凑出他想表达的意思。

我不禁想,是什幺让他变成这个样子,逐渐失去流畅的语言能力,然后只能做不需语言的举牌工作、水泥粗工,周而复始,恶性循环。我这也才了解,为什幺「街友导览」的导览员都需要受长期的训练跟考核。

我原以为他们就是土生土长的西门居民、北车住民、龙山寺居民,只要有意愿,随时可以上街,信手拈来就是过去流浪的故事。就算上课是为了补强文史背景,我也不明白为什幺需要这幺久的训练。

【专访】为什幺街友就算有了「房子」,还是不愿意「回家」?
由芒草心协会培训后,成为西门地区导览员的街友卜派。
但是同时,任何人都可能成为街友

但访问芒草心协会秘书长李盈姿后,我却发现长期接触街友的社工,与我的想法有些出入。

李盈姿说,芒草心协会曾经举办过一场名为「众生相」的摄影展,他们拍摄一般民众及街友的独照,请观者猜猜,哪些是街友、哪些是有家可住的民众。李盈姿说:「结果出错率高达五成。」

这令我想到人生中第一次接触街友,便刚好访问到两段截然不同的生命经历:

一位是在台北闹区连锁书店前卖《大誌》杂誌的阿伯,当时我因为课程需要而前去访问,但他却完全不肯透露自己的名字,对于我们带来的摄影机也很害怕,三番两次强调他不想露面。当时专让街友贩售的大誌在台湾已经做得有声有色,被奉为社会企业的典範,我们以为身穿大誌背心的他应该会为此感觉骄傲。

但显然,贩卖《大誌》所带给他的安定、快乐,远不及他过去所经历的阴影。

他说自己年轻时跟着别人混帮派,打架、赌博样样都来,最后因为杀人而入狱,关出来后,更生人的身分,让他再也找不到工作。他说自己的长相不能被看到,就算我们再三强调他的影片只会在学校的课堂报告上播放,他还是担心镜头会让仇家找到他,惹来麻烦。

最后我们只能在课堂上播放我们访谈时拍着地面的影片,片中大誌阿伯的回答问题的声音混着马路车声,断断续续、国台语夹杂、欲言又止。

但不到一公里之遥的捷运站出口,我们访问的另一位大誌贩售员,却口齿清晰,拥有大学学历,而且来自一个大家以为绝对不可能变成街友的职位──台电员工。他总是对前来购买的学生、上班族需嘘寒问暖,并且每天记录自己卖了多少本、分析购买的族群,比谁都还要认真。而他之所以流落街头,只是因为退休后决定一次领完退休金,又没有储蓄观念,最后贫穷到无家可住。

李盈姿说,街友的成因各有不同,有些人是因为产业结构改变而失业,有的人是因为没有储蓄观念,也有的人只是「很衰」,因为发生车祸、生了重病而失去工作能力,缴不起房租,就只好流浪在外。

经济自立只是街友最浅的问题

其实许多街友曾经拥有良好的经济能力,因此李盈姿说,比起经济问题,他们更担心街友的身心健康,以及社交连结断裂的问题。

李盈姿认为,那些因为身体出状况而失去工作的街友,身体健康可能原本就比一般人差。而有些人则是因为居住街头搞坏了身体,街友能做的工作几乎都是需要体力的临时粗工或举牌员,加上长年餐风露宿。

另外,许多街友之所以陷入经济困难,就是因为原有的社交支持网络断裂。

一般人出了车祸、生了重病,失去工作能力,也许可以跟亲友借钱、寄宿。但许多街友可能原本就跟朋友、家人、同事不熟,所以出了意外,也没有人愿意帮他,因此付不出房租被赶出住处。

也有些人一开始人缘颇佳,有人愿意伸手援助,但是如果受助者经过一段时间仍没有办法重新站起来,也会逐渐耗尽自己的原有的人脉。比如跟好朋友借钱,借了很久,都没办法还,原本的朋友于是再也不跟他往来。李盈姿说,也有人是没有收入后感到愧疚,不想拖累到家人,所以跑出来。

幸好,这些人流落街头后,会认识跟他一样在街头生活的街友朋友。这些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结交的朋友,往往会成为未来重要的人生支柱。因此李盈姿说,有很多街友,经济能够完全自立后,会选择跟街头认识的朋友一起租房子住。

【专访】为什幺街友就算有了「房子」,还是不愿意「回家」?
位于台北市万华区的艋舺公园,是许多街友与附近居民群聚的地方。
对房子的需求,不仅仅是遮风避雨

街友对情感、社交的迫切索求,也让我重新想像「房子」对人的意义。

还无法经济自立的街友,最直接的住屋选择就是公立的游民收容所。但收容所对街友的态度,大多不是「收容」,而是「管理」。

李盈姿提到,大部分游民收容所都有严格的门禁,出门就得报备,有的还要求写假单。「游民不是犯人,一个有自主能力的成年人应该享有自由,怎幺会吃个饭、找个朋友都要报备、写假单?」

况且,台北地区的游民收容所,因为容易被周边居民抗议,所以仅有的两个游民收容中心都设在远离捷运的偏远地区,一个在新北市中和、另一个在新北市万里。这对于买不起机车、汽车,白天又需要做临时工的游民来说,非常不便。

而许多逐渐经济自主,付得起房租的游民,也常因为无法适应社会,而回头依赖原有的街友社群。

刚开始经济自主的街友,租得到的屋子,大部分是没有对外窗、没有冷气的地下室。

李盈姿说,因此很多街友就算有了房子,还是不愿回家,总是回到艋舺公园,跟朋友们聊天。就算工作结束,也要在公园待到凌晨一两点,才愿意回到住处。也有些人,明明已经自己租房子了,却因为害怕孤独,所以还是每天跑回芒草心协会,找社工人员聊天。有的甚至从早上10点协会一开门,聊到晚上10点加班的人都要下班锁门了,才肯回家。

「住在房子里」对一般人来说,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。那是因为一般人绝对不会找到那幺缺乏生活机能、逼近生命容受底线的房子,就算没有家人或室友,我们大多还有网路、手机、电视能让我们与人交谈、聊天、交换资讯。

但如果有一天我们也只能住在「不温暖、不自由」的房子,我们的选择也可能会跟那些寂寞难耐的街友一样,宁可回到开阔的公园,只求有人能陪我说说话、透透气。

珍惜跟你同处这个城市,却跟你不一样的人

街友不只是我们所以为的「没钱、没房」而已,他可能与一般人一样,有社交、情感的需求,也可能因为长年居住街头,说话方式、健康状况跟一般人不同。

最重要的是,街友是个群体,群体内的他们有不同的个性、生命经历。当我遇见流浪了25年的卜派,当然会觉得语言有隔阂;但若我遇见的是与我同样喜欢书写、纪录的台电退休大誌阿伯,自然倍感亲切。

有的街友与你气味相投、有的与你天差地远,面对不同的街友,怎幺应对?

所谓的「帮助弱势」,并不是把对方变得跟我一样,也不是谁跟我一样,我才帮谁。而是无论我们的差异多大,我都愿意去了解、倾听他的需求,帮助他达成「他自己的」愿望,而不是把我对街友的要求,强加在他身上。

更重要的是,我愿意相信,无论他与我有多幺不同,我们都同样是这个城市的一分子。这片土地,因为存在这幺多截然不同的人,而多彩缤纷。

当街友消失于龙山寺,传统庙宇所扮演的社区角色变成了什幺?在流浪3天之后,多希望政府官员也能体验看看街友的生活你所不知道的街友:他们总是想办法活下去 一点小事就能很开心

随机文章

Google公布全球热门提问 第1名最困扰男性
Google公布全球热门提问 第1名最困扰男性
Google于1日发表「全球10大如何的发问」,最常搜寻的第1名是「如何打领带?」,第2名则是「如何
Google公布年度台湾搜寻排行榜:台湾本土内容崭露头角通灵
Google公布年度台湾搜寻排行榜:台湾本土内容崭露头角通灵
Google 今日公布 2017 年台湾搜寻排行榜 ,列出过去一年搜寻量最快速成长、最获得台湾网友
Google共同创办人自爆为以太坊矿工:零知识证明太不可思议
Google共同创办人自爆为以太坊矿工:零知识证明太不可思议
REUTERS/Stephen Lam 据 报导 ,谷歌母公司 Alphabet Inc.的总裁 S
Google内部孵化器Area120新计画:让VR也能投广告
Google内部孵化器Area120新计画:让VR也能投广告
Google 内部孵化器 Area 120 上线了迄今为止最有趣的计画——一种可在 VR 内投放广告
Google内部战男女!大刀维护多元方针,执行长开除了发表性
Google内部战男女!大刀维护多元方针,执行长开除了发表性
Sundar Pichai, Google's senior vice president of p
Google再传打造自有处理器,招揽前苹果处理器设计师!
Google再传打造自有处理器,招揽前苹果处理器设计师!
Google 传出打造自主设计处理器消息已有不算短的时间,而近期更传出原本负责苹果自有处理器设计的工